首页 | 机构介绍 | 权威文章 | 空手道 | 西班牙综合自卫术 | 女子自卫术 图片集 | 培训资质 | 家长反馈 加盟授权 | 联系我们

3-6岁课 | 7-11岁课 | 12-17岁课 | 18岁-成人课 | 哲学精神 | 品格教育 | 儿童运动学 | 出国留学与武道 | 黑带直通车 | 少林文化基地 | 活动赛事

 

格斗艺术中的禅

2020-08-19

 

原著:乔·汉姆士 翻译:姚宏杰

 

作为多年刻苦学习的成果,乔·汉姆士解释为掌握一门格斗术可以培养学生体质和精神上的进步。

 

一个道场(练功厅)就是一个小宇宙,在这里,我们和自己是结合的如此紧密——包括我们的恐惧、激动、反应和习惯。

 

这是一个充满冲突之地,我们面对的对手,不,应该说他更象一位伙伴,全力帮我们更全面地了解我们自身。

 

仅有技术是不够的,一位技击家必须同时超越技术并发展直觉,这样这门艺术才会成为一门自然归真的艺术,一条强身之路,一条彻悟之路。

 

关于东方格斗术的书已经出了数百种,但极少有明确指出禅在格斗中的重要性的。

 

这是一个不幸的忽略,因为最高形式的格斗已远远超出了两个对手之间的身体对抗——那种把一个人的意志或打击强加于另一个人身上的方式。

 

相反,对一个真正的大师来说,空手道、功夫、跆拳道、咏春拳以及其他格斗术都是重要的途径,通过这些途径他们能够达到精神的安宁、心理的平静和最深度的自信。

 

我也是在学习格斗术多年之后才体会到这一点。在早期训练中,象绝大多数学生一样,我把时间都花在练熟那些复杂的身体技术动作,只是偶尔的,一位Sensei(中文“教练”)暗示还有其他东西需要掌握。当然,在我1952年开始学习空手道时,并不想把禅或其他什么精神训练搅在一起。实际上,我当时目空一切,如果不是有人告诉我象我那样下去最终会导致什么后果的话,我也许会把真理当无聊。

 

我把禅和神秘主义联系在一起,并为自己是个实用主义者而自豪。

 

经过多年训练之后,我才认识到,格斗术最核心的目的就是作为一种工具,为个体精神发展而服务。

 

在十六世纪,格斗术已倾向于注重个人精神成长,这时在东方作为战斗技能的需要来说,它已减弱了。

 

格斗从你死我活的实战形式转化为精神训练教育,强调参与者的个人成长。因此用剑战斗的技术,转化成“剑道”,其他格斗术也很快加上了“道”,意为“道路”,或者更全面些说,“启迪、自我认识、领悟的道路”。

 

禅的成分在剑道、空手道、柔道、跆拳道、截拳道等等道中有不同程度的体现。

 

格斗术中禅的作用很难确定。因为禅没有理论,它是一种自我内省,没有明确的教条。

 

格斗术中的禅强调悟性,称颂直觉。

 

它的最终目的是把个人从恐惧、错觉和错误情绪中解脱出来。

 

对学生来说,接触到格斗术中的禅是一个缓慢和迂回的过程。

 

自从我认识到这一点,熟悉了那些真正的大师的技艺,我就开始记下我的发现。在过去的十年中,《格斗艺术中的禅》已成为我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一本我最想写的书。在我觉得自己准备好之前,总还有其他大师值得我去学习,总还有许多东西要去学。然而,这本书对于那些想掌握禅的,那些专注于传统概念的人来说并不能从中得到什么。这也不是某些读者所需要的一本书,他们渴望从中学到些令人咋舌的技艺,比如赤手空拳击碎木板或砖头,某一时刻轻易击败数名对手。那些仅对格斗术中体力部分感兴趣的读者,没有我的指导仅能在文字中进行一番冒险。相反,这是一本这样的书,读者可以从中学习如何运用禅理——就象在格斗中一样——到他们的生活中,以开发他们可能从来没有料想到的、自己所具有的潜能。

 

我本人和格斗接触始于1952年,当时我是《纽约先驱论坛报》好莱坞专栏的撰稿人。那会儿我长期伏案工作,体重超重,懒散且易疲倦,经常寻找新的刺激。我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也不清楚自己的生活和事业将会向什么方向发展。事情搞糟后我焦虑不已。受上司指责,充满了不安全感,又拒绝向这种不安定妥协。每天我都接触电影明星,他们中许多人都比我年轻。我愤恨他们的成功,就利用采访技巧去刺激他们,直到挖出些值得引用的材料。有一天,布罗尼斯朗·坎普,获得学院奖的编剧,承认我的技巧并正确评价了它,之后建议我去学习空手道。“这种训练可以使你苗条起来并能打消你的怨恨情绪”-他说。那时空手道在好莱坞还是新鲜玩意儿,仅被视为一种亚洲来的格斗方式,至于意识成长、克制生活以及增强自我体悟这些观念还从没听说过。

 

只是近来我们才认识到运动和个性或精神成长之间的关系。当坎普为我向空手道大师埃德·帕克约好第一堂课时,我接受了,想着即使什么也学不到,我还可以搜集到不少新闻素材。因为不少明星包括埃尔维斯·普莱斯利(猫王--译者按)那时正跟着帕克学习。

 

那时帕克正在教kenpo(唐手),一种美国式的中国拳击,地点在贝弗利山健身俱乐部的举重房内。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对我说:“我不打算向你演示我的技艺,我只想和你一起分享它。如果我演示它,它就会变成一件展品,很快就会被你置之脑后,不复存在。但是如果和你分享它,你不仅会永远保留它,我也会进步。”

 

我很快明白教学相长的道理是所有优秀格斗术指导中最基本的,可能正是因此,道场(日本)、道家(韩国)、功房(中国)这些学习格斗的地方传统上称作“领悟之地”。

 

一座训练馆就是一个小天地,在这里我们和自己密切接触——我们的恐惧、兴奋、反应和习惯。这是一块包含冲突之地,我们的对手更像一位伙伴,全力帮助我们更充分地了解自己。

 

在这里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认清我们是怎样的人以及该对世界做些什么,发生在训练场内的争斗有助于我们处理发生在外面的冲突。格斗术学习所要求的全神贯注及严格纪律会贯穿到日常生活中。训练场中的积极主动使我们总是渴望新生事物,因此这也是一种学习的源泉——用禅的术语说,一种自悟的源泉。

 

有位僧人说过,任何地方都可以成为一个道场(训练馆)。

 

我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一座漂亮的大楼里学过shodokan karate,在伦敦一家日本餐馆的后厅学过剑道,在德国慕尼黑的一个体育馆里学过击剑术。但我更多的还是在洛杉矶学习合气道、跆拳道和咏春拳。在那儿仓库常常变成练功场。

 

布鲁斯·李(指功夫巨星李小龙。译者注)还曾在我家的车道上教我和斯特林·施里芬特截拳道,施是一位电视编剧。每个道场由一位师父主指,或称“先生SENSEI”(日语),意为“精通者”,“先”意为“之前”,“生”意为“出生”,这个日本词的字面意思就是“先出生的人”,因而比你先出生的人也就是你的老师。

 

这并非指实际的年龄(我的一些先生几乎和我的孩子差不多大),而更多是指智慧上与老师的差异,从精神段位上来说,他或她比我大,因而是我的老师。教格斗术的先生非常象禅师,他不会招罗学生,也不会阻拦学生离去。如果学生要求在攀援险峰时有专门的指导,先生愿意充当向导;在学生已准备好在路途中能照顾其自身的情况下,指导者的作用就是教给学生他所能掌握的技能,然后让他尽可能发挥自己的潜力。

 

学生可以跟着指引的途径也可以另辟蹊径——选择掌握在学生手中。先生在最初讲授技术时并不将明白其特点,他等待学生自己去发现。如果学生有了一定理解,先生在加以点拨,格斗术的意义和精髓就最终显露出来了。

 

尽管一个人可以读有关格斗术中的禅之类的书,但要真正弄懂它还得靠实践。我们如何解释糖的滋味呢?言语描述不足以让我们体会到。若解其味,还须亲口品尝。这门艺术中的哲学并不意味着去冥思苦想,因而,不可避免地,文字仅能传达一部分意思而已。

 

在学习格斗的二十多年里,我既未从习禅中退缩,也没有从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中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下撤出。但我已发现,当我达到格斗术中的精神境界时,我的生活质量也奇迹般地转变了——和人们之间的关系更丰富了,就象自己与自己更接近了。简单来说,就是日常生活中与生俱来的和谐。希望你们能从精神上分享我所学到的,希望一些人也能走和我相似的路。也许和别人分享我的经验我会学到更多,因为,这是禅之道。

 

 

 

中文版  ENGLISH   全球官网

 

 

空手道暑托班,徐汇暑托班,徐汇跆拳道夏令营,徐汇跆拳道暑托班,跆拳道暑托班,跆拳道道馆,跆拳道培训,空手道馆,上海空手道馆,上海跆拳道培训,上海跆拳道馆,空手道夏合宿,跆拳道夏合宿,武术夏令营,徐汇全托班,徐汇暑假班,上海暑假班,空手道暑假班,跆拳道暑假班,田林暑假班,桂林路暑假班,儿童暑假班,2013暑假班,DIY暑假班,徐汇田林暑假班,漕河泾暑假班,田林路暑假班,徐汇哪里有暑假班?,暑假班,徐汇跆拳道,徐汇空手道,徐汇跆拳道馆,徐汇暑托班,上海暑托班,空手道暑托班,跆拳道暑托班,田林暑托班,桂林路暑托班,儿童暑托班,2013暑托班,DIY暑托班,徐汇田林暑托班,漕河泾暑托班,田林路暑托班,徐汇哪里有暑托班?,暑假托班,徐汇托班,徐汇空手道,徐汇跆拳道,动夏令营,上海运动夏令营,上海体育夏令营,DIY夏令营,2013夏令营,生存夏令营,少儿夏令营,上海少儿夏令营哪里好,徐汇夏令营,

上海空手道培训,上海空手道夏令营,上海极真空手道,胜道会空手道,胜道会,少儿空手道培训,少儿跆拳道馆,跆拳道馆,跆拳道培训,武术培训,上海跆拳道馆,空手道馆,上海空手道馆,极真空手道培训,上海体育夏令营,上海运动夏令营,2013夏令营,夏令营,上海儿童夏令营,少儿夏令营,跆拳道夏令营,上海武术夏令营,上海运动夏令营,上海空手道合宿,空手道夏合宿,上海空手道夏合宿